在线炒股配资详情_炒股配资公司_炒股杠杆平台申请
炒股杠杆平台申请你的位置:在线炒股配资详情_炒股配资公司_炒股杠杆平台申请 > 炒股杠杆平台申请 > 13年游历37个国家,90后夫妇放弃香港高薪,移居日本乡村开店,任性到极致
13年游历37个国家,90后夫妇放弃香港高薪,移居日本乡村开店,任性到极致

2024-03-03 06:35    点击次数:178

  

这对90后夫妇无意中接触到滑雪时,便毅然决定放弃香港的稳定工作,移居到日本白马开雪具店。

以雪为生的他们,工作半年玩半年,探索出了生活中的无限可能性......

生活与工作的平衡

Balance life and work

偶然刷到“滑雪场员工骑铁锹下班一溜烟滑走”这个词条,抱着好奇心看了一眼,简直太有趣了。

东北不仅有鹅毛大雪,竟然还有自己的哈利波特!

说起来,去年东北火得可谓毫无征兆,一车车“南方小土豆子”在流量的撺掇下,纷纷跑到当地体验美食、搓澡,玩乐之余还能摸狐狸、喂驯鹿,新鲜感简直拉满。

当然,到那最重要的体验,还得是滑雪。与漫天大雪相拥,感受肾上激素飙升,大概会让人忘记这世间的一切烦恼吧。

而这对90后夫妇阿里和阿陈,便是这样爱上了滑雪。

曾经在香港工作的他们,感觉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,哪怕是放假出门旅行也不自由。而想到之后又要重复日复一日上班,心情则会变得更加沉重。

“我们很渴望的一种生活模式,就是工作半年,放假半年,真的做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。”

直到接触到滑雪,这种生活似乎在他们眼前被具象化了......

阿里和阿陈这对90后夫妇,原本在香港都有一份稳定的文职。

朝九晚六之余,每到放假他们都会选择周游列国放空自己。

13年来,两人结伴游历了37个国家,通宵爆肝走了印尼bromo火山;去约旦睡沙漠看Petra古城;一起看了世界量大星空,玻利维亚天空之镜和智利的atacama沙漠......

每去一个地方,阿里都会以手账形式记录在ins账户里。仔细翻看,除了美轮美奂的风景,阿里和阿陈的恩爱也颇令人羡慕。

阿陈在旅行中求了婚,单膝跪地,2018年两人在圣托里尼举行了一场温馨的小型婚礼,仿佛电影桥段一样浪漫。

经过十多年的相处,两人的感情似乎从未因为生活的摩擦而发生变质。

不过,阿里的性格比较急,而阿陈的性格则慢,一个会把情绪释放出来,另一个就习惯把情绪藏起来。但无论是情感的收放,还是相处上的拉扯,小两口的性格都非常互补。

其实,回看最初,也是因为阿里的冲劲,才令阿陈走出自己的舒适圈。

阿里喜欢爬山,总是一个劲往前冲,而阿陈刚认识时完全不爬山,尽管性格差异很大,但两人总会互相包容。

尽管之后阿陈爬山进步了许多,但还是没有阿里身手矫健。

每次登山,阿里总会和阿陈一前一后牵手慢慢走,步伐虽说慢了下来,但也让她看到了沿路的风景线,“不止是山顶才能获得漂亮的景色,还有感受属于两人一起登山的快乐。”

而几年前,原本是阿里贪玩才接触滑雪,没曾想,一向抗拒新事物的阿陈竟比运动天分要高的阿里学得还要快,两人瞬间爱上这个浪漫刺激的户外运动,从此之后的每趟冬季旅行首选都是滑雪。

见惯了风和自由,阿里和阿陈已然不能适应香港朝九晚六的生活,工作之余,他们一直都在思索生活还会有什么新的可能性。

直到跟另一对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打牌闲聊,他们突然萌生了开一间雪具店“以雪为生”的想法。

阿里向来是行动派,说干就干,选移居地,找转让店铺......尽管阿陈总是抗拒新事物,但在阿里的推动下,他也变得勇敢起来。

“其实我想跟她说,真的很感谢她,因为如果不是阿里的话,我极大机会是不会移居日本的,我很感谢她在我身边,带领我,推动我去做一些我一个人一定不会做的事。”

“其实是白马找我们,不是我们找白马。”

说到冬天会下雪的热门移居地,一般都是加拿大、澳洲或欧洲。而白马这个名字,如果不是滑雪圈的人,可能听都没听过。

位于日本长野县的白马村,曾是1998年长野冬奥的比赛场地,有日本数一数二大规模的滑雪场。这里雪季通常比较长,由12月横跨到5月初,直至季尾都陆续有人来滑春雪,抓紧雪季的尾巴。

而阿里、阿陈与白马的缘分,恰恰始于他们最熟悉的社交平台。

那时,他们在逛Facebook群组时刚好看到有位住在白马的澳洲人退休,对方打算转让雪具店,于是两人就跟同样热爱滑雪和打牌的朋友Kayse和Kid合资,一次全付一年定金,整整6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288168元)。

因为疫情,他们甚至没有去当地看铺位视察环境,无论是看铺位、办文件,所有手续都是在网上进行。“就这样网上购物,买了一件店铺。”

只是第一次踏足白马、接手拿钥匙那天,几个人都傻眼了。

这家店因为年久失修残破不堪,且非常脏乱,阿里至今仍记得当时擦地板时的痛苦。他们四个人合力用了3个月时间,才把这家雪具店翻新完毕。

然而,这才只是开始,雪季到来时才是真正的考验。

整个雪季,来滑雪的人多得超乎他们想象。阿里他们四个人每天都要工作,唯一有天能休息的就是年初一。

他们每天的行程都大同小异,6点起床,7点开店,女生留守店铺,帮助客人试穿滑雪板、雪鞋、头盔,男生则负责雪具店到雪场的接送服务,兼任维修部。

维修技术还是开雪具店时现学的,好在他们在这里认识了热情专业的大拿,比如Michael。

对方滑雪年资有20年左右,2009年来到白马开设了第一间粤语滑雪学校,现在除了自己招收学生授课之外,他还跟小两口的雪具店合作做客座教练。

除了合作,他们更是亦师亦友,像之前阿陈为了考滑雪教练资格勤加操练的时候,Michael就会出手指点。

冬天入夜后气温会下降至-5℃,前一晚下雪的话,还要时刻担心地库的铺位是否会被雪活埋,否则每天都要捱着冷风早起铲雪,不停设置滑雪板,连指甲都全裂开。

不过,尽管如今工作上要面对的压力比在当香港白领时更大,比如体力劳动、财政压力、生活习惯以至文化差异,但他们也不曾动摇过自己当初的选择。

阿里用“甘之如饴”来形容现在忙碌的生活,每天下午偷闯去滑雪是他们最期待的环节。

“你选择去做喜欢的事而令自己这么累,我觉得即使累也是开心的。”

“以雪为生”曾是阿里和阿陈梦寐以求的生活,只是移居到白马真正实现后,生活仍会向他们抛出复杂沉重的难题。

小两口在春天刚到这里时特别兴奋,仿佛结婚后蜜月期从未结束过一样,到处去旅行看樱花。可是短暂的快乐过后,他们开始觉得没有工作支撑的假期变得没有意义。

尽管当时有些积蓄,但“烧钱去玩”的矛盾与不安,以及人在异乡的陌生氛围,令两人情绪跌至谷底。“我记得那时候中秋节跟家人视频时都哭了,因为那种想念的感觉。”

此外,两人移居时还带着3只小狗,其中一只名叫Harry的小狗,在他们来白马第一个月时就不幸患病去世。

移民、宠物离世、合作做生意,无一不是沉重的话题,加上来到白马后两人24小时全天候相对,更是令他们12年的关系出现暗涌。

那时阿里认为阿陈很不懂她,但也在磨合中逐渐领悟,婚姻就像一本书,需要学习的东西仍有许多。

所以无论是日常还是节日,小两口总是默默将彼此的喜好记在心里,随时给对方一些惊喜和仪式感。

繁忙的雪季,阿陈会特意陪阿里完成去雪中露营的心愿,一边看雪,一边享受美食,哪怕天气很冷,感情也能因此迅速升温。

四季的风景,阿里则会做好各种攻略,在阿里的陪伴下阿陈也变得更加开放、勇敢。

如今,阿里和阿陈移居似乎真的实现了自己心中的理想生活——工作半年,放假半年。

冬天有雪时,他们白天经营雪具店,晚上便跟当地的港人圈子兼滑雪好手围在一起打边炉。

夏天无雪时,他们便驾车走遍日本,尽情享受当下。

许多人好奇,工作半年的收入究竟是否足够应付下半年的开支?他们的答案是勉强够用。

日常生活中一些固定支出,如衣食住行和养狗,加起来的总数跟在香港时差不多。即使是驾车去公路旅行,也都是抱着“应花则花”的省钱态度去玩,但也会玩的非常开心。

这种随遇而安的心态,一部分原因是日本的福利和医疗制度对外来营商的人都有保障,无论是人生病看医生还是狗生病看兽医,都很便宜。

阿里之前滑雪脚受伤,第一次看医生不到1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48元)。偶尔带狗去做一次全身体检,连10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478元)都花不到。

不过,对于阿里和阿陈而言,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永远会在日本生活,比起在某某地定居,他们对未来的展望,则是一直在路上看世界。

“十年后,我们回头看也会觉得,曾经我们在很年轻的时候没有耗费我们的光阴,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,而是每一天都很充实的生活,就是活一个不要羡慕别人的人生,永远要记得现在的开心。”

至于未来会在哪,就像阿里在ins上写的浪漫情话那样:只要有你作伴的地方便是家......